經理人廣告

激活和重新煥發市場活力!

2020年08月18日 16:17

「提要」企業的一個非常重要的作用就是,通過創新研發,通過科技產品,來幫助人類共同渡過這次危機。任何一場戰爭最后PK的是科技能力、供應鏈能力!

■ 文 / 郭廣昌(復星國際董事長)

最近,我看了一本書《1918年之疫:被流感改變的世界》。很多人都在擔心,這個世界到底會怎么樣?我相信,我們不會是再一次的1918年。原因很簡單,這一百年來,我們的科技創新取得了巨大的進步,讓我們能更好地應對疫情帶來的危機。

為什么這一百年來的人類的科技進步能夠超過過去的5000年?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全球化的加速。原來的文化交流很少,我們很難集聚人類共同的智慧,但在過去的一百年里,人類之間的交流與合作越來越緊密,特別是上世紀80年代以后,我們已經發展成為一個地球村,又加上互聯網的技術,讓我們真正實現了信息的高度透明,所以,有更多的智慧的人可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不斷推動人類文明的進步。

我們也要深刻地認識到,為什么我們會遇到疫情這樣的危機呢?我覺得主要的原因,是我們科技的發展沒有跟上需要。說到底,是疫情之初沒有足夠的醫療資源,沒有足夠的檢測手段,最終沒有能夠立即研發出能用的疫苗。從根本上說,是人類的能力還不夠,是科技水平的提高還不夠。我們要應對下一次這樣的危機,就必須進一步地加強全球的合作,而不是因為一次危機互相扯皮,互相推諉。特別是,不能因為某些政治家拿這次疫情作為借口,讓這個世界出現撕裂,讓全球化倒退。

我非常贊同馬云最近說的一句話,大概任何一個國家都有百分之一左右的腦子撞壞的混蛋。如果我們過多關注這1%,而忘掉了99%的善良的人群,這是人類的悲哀。其實,在歷史上,大家也注意到,曾經有無數的悲劇源于集體的沉默,而讓1%的混蛋主導了歷史的方向,我們一定要深刻吸取這樣的歷史教訓。

當然,作為一個企業工作者來說,在這樣的全球疫情、全球的災難當中,我們更重要地是要想到,作為企業,我們能做些什么,我們怎么能夠讓人類共同來渡過這次危機,怎么能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相信

首先,在危難之中,企業有義不容辭的社會責任,企業是這個社會最有活力的組織之一,特別是民營企業。

民營企業的運營效率、靈活性都能在社會面對危機的時候幫助政府、幫助社會很好地解決一些問題,而且絕大部分的企業家都很有家國情懷,因為企業離市場最近,一旦社會出現危機,受影響最大的就是企業。所以當企業看到國家有難、世界有難的時候,不會袖手旁觀,企業覺得救別人也是救自己。

所以,在這次抗疫情行動中,很多民營企業紛紛挺身而出。在第一階段,中國疫情剛剛爆發的時候,阿里、騰訊、泰康、小米等企業都第一時間做出了響應,動用一切力量去支持抗疫一線的工作。

復星作為一家創新驅動的全球化企業,我們在創業之初就立下了修身、齊家、立業、助天下的文化價值觀,所以,在面對這樣一場危機的時候,我們在除夕夜當天向全球團隊發出動員令,緊急調配全球防疫物資,特別是能夠進入紅區的防護服、口罩等,支援包括武漢等重點疫區的一線。

當時,也有很多的海外員工擔心,如果疫情擴散到全球怎么辦?我跟他們說,不用擔心,中國防護物資不足的問題主要是,春節假期產能跟不上,一旦進入到戰時狀態,因為全球防護物資大部分產能都在中國,春節以后,我們很快就能提供充足的物資。而且當時我叫他們不要擔心的另外一點是,中國很快能夠阻止疫情的發展。所以,一旦他們出現疫情的時候,中國有能力拿出更多的防護物資來支持他們,所以現在中國的很多企業支持他們,包括像阿里、華為、復星等,我們積極支持海外的抗疫行動,基本上直接把物資馳援到全球抗疫一線的醫院,我們更多地是想實實在在地做些事情,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就像前面說的救別人也是救自己。

穿越

第二,我們要加快創新,助力抗疫穿越危機。

企業另一個非常重要的作用就是,通過創新研發,通過科技產品,來幫助人類共同渡過這次危機。任何一場戰爭最后PK的是科技能力、供應鏈能力,這次新冠肺炎的戰爭也是一樣,如果醫護人員都是赤手空拳、赤膊上陣,那人類就輸了。

幸好,一百年來,科技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做大健康產業的企業就能夠在戰時狀態下緊急生產出很多醫療物資,供前線的需求。

對復星來說,我們在瑞典的呼吸機廠商BREAS,是一家在歐洲有著三十年歷史的呼吸類醫療設備品牌,這次抗疫中,產能比平時擴大了近四倍,現在已經向全世界支持了8000多臺醫用呼吸機。此外,復星醫藥研發的診斷試劑也很快得到了中國、歐盟、美國的應急審批,現在已向全球提供了500萬份以上的試劑?,F在,我們也和迪安診斷一起,努力搭建在中國的便捷檢測方式和網絡,讓更多老百姓能夠更快、更方便、更安全地得到檢測。只有這樣,才能夠在疫苗出來之前讓放下對病毒的恐懼,安心地生活。

當然,最終消滅病毒還是要靠疫苗,只有通過硬核科技的創新,人類才有可能真正地戰勝這次危機。所以,在復星也在加快和德國合作伙伴BioNTech在抗新冠病毒疫苗研發方面的工作?,F在我們很高興地看到,BioNTech已經在德國展開了疫苗的臨床實驗,我相信不久中國的疫苗也能夠很快地進入臨床。

煥發

第三,我們相信市場的力量會重新修復有了裂痕的全球化。

有很多人擔心,會不會疫情之后,歐美日等發達國家會把供應鏈都搬回本國。如果僅僅從一些政客的演講、媒體的文章中,會發現這樣的聲音很大,好像很多全球化企業會馬上把中國的工廠都搬回自己的國家。但是,回到我們剛才講到的,這可能只是1%的聲音,真正的企業工作者,比如像我們,都要一分錢一分錢的算成本的。如果明知道把工廠搬離中國,會造成成本的極大上升,我相信是不會去搬的。即使是政府下令,說強制執行,那我相信這樣對企業的造成的傷害會很大。最終企業家不愿意這么做,政府也不會讓企業這么做。

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為什么能有這么多發達國家的全球化企業來中國投資?一方面中國的勞動成本低廉而且優質,中國人勤勞、肯吃苦,另一方面中國有著廣闊的高速發展的市場,任何全球化企業都不愿意失去這樣一個機會。經過40多年的發展,中國不僅擁有一個巨大的市場,更擁有著全球最完善的供應鏈。

雖然說要把蘋果手機制造搬回美國去,但是一直沒有成功,為什么?蘋果的CEO以前是負責供應鏈管理的,他花費數年時間才對iPhone手機的供應鏈進行了重新設計,要調整這樣的供應鏈非常難。作為企業來說,我們要把這種市場的聲音傳遞出去,全球化所帶來的好處遠遠超過一個四分五裂的世界。我相信如果沒有全球化,很多人生活要比現在更糟糕,社會不會進步,科技不會進步,甚至如果因為逆全球化,可能會導致全球大蕭條,很多人連溫飽和生存都會成為問題。

對企業來說,我們有責任去宣傳一些正能量,去呼吁一些對的事情。我一直認為,大部分人都是善良的,我們不希望這個世界出現災難,特別是因為疫情而導致的全球出現的大蕭條、大衰退。所以為了這個世界,也為了我們自己,我們應該趁著這個世界還沒有變得更壞之前,做一點點努力,盡量去阻止一些不好的事情的發生。

對于疫情所帶來的經濟問題是我更加焦慮的。據一份最新的研究報告顯示,全球各國對疫情防控及相關政策的措施,將拖累今年全球GDP按年倒退3.3%,損失相當于9萬億美元。報告預期,2020年,全年貿易損失將達到3.5萬億美元,破產公司的數量將上升兩成,估計全球平均失業率將達到9.4%。這樣的經濟狀況,無論疫情最后發展如何,全世界都將面臨更為嚴峻的次生災害。

特別要提到中小微企業,其背后是億萬計的普通勞動者,如果不救中小微企業,那最后引發的蝴蝶效應不僅僅是經濟問題,甚至會演變為民生問題、政治問題。所以政府要真正地幫助到這些中小微企業,而這其中大部分就是民營企業,或者甚至是個體戶。

我最近也看到另一份報告,讓我很焦慮,2019年1月1日至2020年4月21日,國企與民企分別新發行公司債31406億與2368億,前者是后者的13倍之多。從凈增融資規模來看,國企公司債凈增23353億,且單月凈增規模持續正增長。而同期民企的公司債合計凈增是-1660億,且僅有三個月份錄得正增長,其余月份都在萎縮。在銀行授信方面,國企合計授信175萬億,民企合計額度僅僅是19萬億,是前者的十分之一。即使在今年三月份的疫情期間,國企共發行合計3174億的疫情防控債,而民企僅獲發行合計388億元,這讓凈融資規模本就在萎縮的民企在資金鏈上更加捉襟見肘。

我們一直說,我們的經濟結構里有一個五六七八的說法,就是民營企業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國內生產總值、70%以上的技術創新成果、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90%以上的企業數量。如果解決了80%的勞動就業人口的民營企業,獲得的融資這么少的話,很快我們將會面臨失業潮、企業破產潮。

當然,另外一個問題是,難道民營企業真不行、效率低嗎?實際情況是,民企與國企的融資同資質不同評級,同評級不同利率,國企的主體評級總體較民企更高,因此也導致其綜合融資成本較民企更低。即使是主體評級發債期限相同,民企的發債利率也較國企至少高出100%。此外,相似資質的國企與民企發行人的評級也存在扭曲,通過整理AAA級國企后十名與AA+民企的前十名,在2019年主營業務收入數據可以看出,后者的主營業務收入大幅好于前者,甚至不在一個數量級上,但是評級上卻差出了一個檔次,且部分國企雖然資質比民企更差,反而能承擔著比這些民企更低的融資成本。

其實,民營企業的融資難并不是一個新的話題。早在2014年,銀行信貸就開始對民企收縮,雖然中央不斷出臺政策以扶植民營企業,但是在一些地方,“返費”、“以貸轉存”和“爛企業背債”等變相給民企增加融資成本等方式層出不窮,也進一步引發了民企的違約潮。2019年民企新增違約債券規模是國企的3倍,如此巨大的差距如果是民企經營效率本身所帶來的,那我覺得沒有關系。但是,我們看到,如此巨大的差距絕非經營效率所能解釋,更多的是來自國企背后的隱性剛兌預期所帶來的不對稱融資環境。因此,國企的隱性剛兌預期如不能打破,監管機構對各類變相提升民營企業融資成本的打壓力度不能進一步滲透與加強,則仍然難以為民營企業建立公平競爭的融資環境。尤其面臨危機的情況下,面臨著改革開放以來最大的一次經濟危機的情況下,我們要趁著危機、利用危機倒逼改革,倒逼開放,要讓市場重新煥發活力,要把錢真正用到需要的企業身上去。

這次疫情是對人類的一次重大考驗。我相信,只有朝前看、向前走,不因為一次困難就互相掐架,不因為一次困難就違背市場規律。要相信人類的智慧,相信全球化的浪潮,相信未來會更好,因為相信,所以我們一定能看到更好的未來。

*本文首發于《經理人》雜志2020年08月刊「商業領袖」

  本文來源: 經理人網 責任編輯:sinomanager-he
鄭重聲明:經理人網刊發或轉載此信息的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站立場無關。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版權及商務咨詢:[email protected]
杰克手机版 广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SG飞艇是什么 股票价格指数的计算公式 十一运夺金专家预测 福建11选五开奖玩法 内蒙古11选5走势 北京赛车时时彩网址 浙江20选5开奖号码查询 湖北快三今天开奖结果 河北燕赵20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