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理人廣告

58同城私有化退市 姚勁波的“陣痛”與“自我救贖”

2020年09月10日 10:04

58同城的崛起到衰落,一直有跡可循。

9月7日,58同城發布公告稱,在公司特別股東大會上,58同城私有化協議以超過75%的得票比例獲得通過。這也意味著,58同城從紐交所退市已成定局。但在主營業務下滑、核心價值觀缺少的情況下,退市或許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如何尋找新的出路,擺在了姚勁波面前。

狂奔

2005年,中國互聯網方興未艾,但信息之間仍處于不對等階段。無限商機下,時任中國萬網副總裁的姚勁波毅然離職創業,58同城也由此出現在大眾視野中。彼時,姚勁波認為,只要有足夠多的用戶數量,且有流量收入做支撐,58同城就能很快做大做強,甚至兩三年上市亦可水到渠成。

很快,58同城就拿到了軟銀賽富的500萬美元起步資金。但創業初期,58同城一直難以找尋經營模式,長期處于虧本狀態。直到2008年,58同城推出付費會員服務,姚勁波才找到掘金道路。盈利的曙光出現,引發了資本的火熱,2008年6月,軟銀賽富向58同城再次投資4000萬美元。隨后,58同城接連拿到華平投資、DCM中國及軟銀賽富的7500萬美元融資。

截至2010年年底,58同城的累計注冊用戶數就已突破400萬,其用戶數、流量與信息發布量在分類信息領域中都處于金字塔頂,同行業的玩家不是被58同城收購,就是“死亡”。2011年,58同城以91的排名沖進谷歌的全球TOP100強的網站中,成為國內最大的分類信息型網站,僅次于Craigslist,排全球第二。

與此同時,姚勁波將主要精力回歸到信息平臺領域,強化衍生出的兩種盈利模式:針對個人收費的會員服務、針對商家收費的在線營銷。通過解決信息不對稱、服務商家和用戶兩端,58同城真正成為了一個分類信息的綜合性網站。

“58同城,一個神奇的網站”這句口號徹底打響。

2013年,58同城在未來的期許聲中,遠赴納斯達克。上市當天,58同城暴漲42%。姚勁波更信心滿滿地表示:“下一個真正百億級別的企業誕生于分類信息網站,‘剩者為王’的大戲即將上演,不是我們也是另外一家?!?/p>

姚勁波說的“另外一家”便是后來被合并的趕集網。

自58同城成立起,趕集網便一直與其纏斗。當時,58同城和趕集網分別在電梯間廣告屏和央視黃金廣告位上分庭抗禮,2014年夏天,楊冪和姚晨的廣告輪番上陣?!懊磕隉欢畠|的廣告費,這已經超過了我們所有的收入,估計趕集網也差不多”,姚勁波提及當時的“燒錢大戰”時說到。

58同城私有化退市 姚勁波的“陣痛”與“自我救贖”

事實上,早在58同城上市之前,在投資方的鼓動下,姚勁波就有合并趕集網的想法。只不過,戰事尚未謝幕,趕集網的掌門人楊浩涌對未來仍有無限的期許。

但勝者只有一個。

資本的再次注入導致勝利的天平徹底傾向了58同城。2014年,姚勁波用58同城15%的投票權擰開了騰訊系社交軟件的流量閥門,換回了騰訊7.36億美元投資。2015年4月,58同城與趕集網在資本的撮合下,結束十年恩怨握手言和,在以現金加股票的方式獲得趕集網43.2%的股份后,58同城最終實現一家獨大。合并后的58同城在本地生活服務領域的市場份額也驟增至81.6%。

同一年,58同城陸續收購安居客,鞏固其房產業務,后又收購中華英才網,向中高端招聘領域擴展,并通過參股e代駕、控股萊富特佰、收購駕校一點通,擴展汽車產業鏈,業務版圖日漸擴大,一座巨型的“信息航母”儼然建成。

沒落

2015年是58同城的高光時刻,也是其沒落的開端。

在早期流量的甜頭下,58同城一直沉浸在分類信息網站的美夢里,對于創新的追求大大減少。且2015年以前,58同城大部分的精力都在與對手趕集網的爭斗上。在成功兼并趕集網后,58同城一時間拔劍四顧心茫然。正如姚勁波所說,“與趕集斗了那么多年,將其收購后一瞬間感覺失去了對手?!?/p>

但互聯網更新迭代速度之快,遠超姚勁波的想象。在58同城合并趕集網的同一年,同屬生活服務領域的美團正攻城略地,接連進軍酒店、外賣、電影、旅行、出行、新零售等領域,最終連接610萬家活躍商戶和4.5億交易用戶,成長為市值超萬億的生活服務巨頭。與此同時,大眾點評、滴滴、字節跳動、快手等互聯網巨頭也開始急速奔跑。

新對手的出現,墨守成規的58同城漸漸落于下風。

財報顯示,2015年至2019年,58同城營收分別為44.78億元、75.92億元、100.7億元、131.4億元、155.8億元,營收增速分別為185.11%、69.54%、32.62%、30.48%和18.56%,呈現增長速度持續下跌狀態。

同期,58同城凈利潤為-16.49億元、-7.73億元、13.89億元、21.29億元、84.45億元,同比增速分別為-1282.35%、53.11%、279.73%、53.25%、296.66%。其中2019年,58同城凈利潤增長超過近三倍,但這與其與其出售所持車好多股權頗有關系。

2019年,58同城因出售車好多股權,獲得61.4億元的投資收益,及5.5億元的相關即期及遞延所得稅費用。倘若剔除出售車好多部分股權投資的投資收益及應承擔的所得稅費用,2019年58同城歸屬于普通股股東凈利潤為26.6億元,相較于2018年同期僅增長33.3%。

毛利方面,2015年至2019年,58同城毛利分別為41.56億元、68.85億元、91.43億元、117.0億元、137.8億元,同比增速分別為169.34%、65.66%、32.80%、27.96%、17.76%,毛利持續下滑。其毛利率也有2015年的92.8%下滑至86.4%。而毛利及毛利率代表了企業在直接生產過程中的獲利能力,兩項指標的下滑一定程度上可以說“58同城賺錢的能力大不如從前”。

58同城私有化退市 姚勁波的“陣痛”與“自我救贖”

此外,58同城的流量紅利也開始見頂。QuestMobile于2019年8月披露的數據顯示,中國移動互聯網用戶增速已跌破2%,規模已達11.3億?!?020移動互聯網全景生態報告》同樣顯示,移動互聯網流量競爭日益激烈,全網整體增長放緩,人口紅利消失,拉新的難度與成本都在攀升。

在各垂直生活服務平臺玩家的崛起下,58同城的市場份額也不斷被瓜分,在多個賽道中,58同城出現了強勁的對手。招聘垂直領域中,Boss直聘、獵聘網、前程無憂等對手的崛起,58同城核心業務之一的招聘業務受到不小的沖擊。與此同時,58同城在核心的房產領域上也有鏈家、貝殼找房、房多多等伺機待發。在出行、二手交易、家政服務等領域,58同城也都缺乏足夠的市場深度和專注度。

58同城私有化退市 姚勁波的“陣痛”與“自我救贖”

從股價表現來看,近兩年,58同城的股價一直處于波動狀態,未有過多增長。目前58同城55.75美元/股的股價較2018年5月89.9美元/股的高點也跌去近40%。對此,外界有聲音稱,58同城的市值明顯是被低估的,而此次私有化或許也與其有關。

值得一提的是,2月13日,美國做空機構Grizzly Research發布了針對58同城的做空報告。報告指出,在過去三年中,58同城累計夸大了46億元人民幣的總收入;在2013年至2018年期間,SEC的文件顯示,58同城每年的增長率達71%,而SAIC(中國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的文件卻僅為50%。報告還認為,58同城“似乎在2016年收購趕集網之后剛開始向SEC報告虛假收入”,在其2018年年報中,“關于收購趕集的商譽不翼而飛了15億人民幣,從2017年的近160億人民幣降到2018年的145億人民幣?!?/p>

筆伐

價值觀是驅動企業發展的第一核心要義,但外界認為,作為面向用戶的平臺,58同城的價值觀或許早已喪失。信息發布門檻低、審核把關不嚴、虛假信息等問題自58同城誕生起就纏繞其身,被用戶詬病至今。

早在2017年,新華社“中國網事”發表《“我被58同城坑了”——農民工老張奇遇記》,指出58同城“殺熟”騙回扣、騙子橫行、監管不力。據不完全統計,2018年,58同城因為更是因為虛假房源信息,被有關部門約談不下十次。而這似乎只是大幕的開端。

2019年12月,三亞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點名批評58公司旗下產品58同城、安居客等網上房源發布平臺違規發布保障性住房房屋出租信息,發布虛假商品房屋銷售信息。

7月2日,58同城、安居客因未完成整改被北京市住建委通報批評;7月24日,因私自收集個人信息、私自共享給第三方、頻繁申請權限、過度索取權限等原因,58到家旗下快狗打車遭工信部通報。

8月14日,青島市場監管局召開全市電子商務平臺約談會,集中約談58同城等十家電子商務平臺,指導電子商務平臺按照相關法律、法規和規章的要求,規范合同格式條款,落實在平臺服務協議和交易規則方面的相關主體責任。

58同城私有化退市 姚勁波的“陣痛”與“自我救贖”

在聚投訴和黑貓投訴等平臺上,關于58同城“欺騙用戶”、“虛假信息”、“強制收費”、電話騷擾“等情況的投訴帖已僅接近5000條,且與日俱增。

另據法制晚報發布的統計數據顯示,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上搜索2008年至2017年的相關一審判決書,58同城涉及的詐騙案件為98起。此外,澎湃新聞報道稱,僅2018年上半年就有近60起關于58同城和趕集網虛假招聘詐騙的案例。248名被告人通過發布虛假招聘信息詐騙,超過5500名被害人受騙,詐騙金額近億元,甚至有人落入賣淫窩點、詐騙集團。詐騙金額最高的一份判例中,受害者2000余人,被騙中介費共計6270萬元。

58同城私有化退市 姚勁波的“陣痛”與“自我救贖”

天眼查資料顯示,截止發稿時,58同城共有321條法律訴訟、209條開庭公告,涉及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買賣合同、網絡服務合同、侵害商標權等糾紛,至今仍有三場官司待開庭。

58同城私有化退市 姚勁波的“陣痛”與“自我救贖”

如果說用戶反饋是58同城的“照妖鏡”,那員工就是58同城的“墓志銘”。

在58同城2019年的年會上,姚勁波曾公開表示年內不會裁員。然而幾個月后,一封內部信卻讓公司上下都提心吊膽:“將在年底前降級或者請走10%的副總裁,其他級別也類似?!痹谝挪ǖ脑捫g里,不裁員,不代表不淘汰人、不替換人,“請走”不算“裁員”,目的是用淘汰制度驅動員工、提升內部運營效率。這在當時一度引發了外界的爭議。

今年年初,有加V認證為58同城員工的網友在脈脈職言區爆料:58同城今天開始裁員,單方面強制員工停薪留職2個月,每個月只發最低保障工資1760元,降薪90%。相關信息顯示,58同城強制包括孕婦在內的部分員工待崗,待崗工作期間的月工資僅有1760元。

彼時,58同城停薪留職或等同于變相裁員引發爭議。有不少員工認為58同城此舉是為了讓員工自行辭職,以逃避N+1的補償。對此,58同城回應稱,目前公司相關人員仍然按照正常業務進行安排,裁員的消息不屬實。

這或許是58同城的”無奈之舉“,但方法的錯位或許來自58同城內部管理的混亂。外界有聲音稱,這背后實際折射出58同城企業價值觀的缺失。

自救

在業務發展陷入瓶頸、口碑不佳之下,如何再造一個58同城成為了姚勁波的新命題。

據了解,此次私有化始于今年4月。4月2日,58同城宣布公司董事會收到鷗翎投資發出不具約束力的收購要約,擬以55美元/ADS的報價收購所有流通股。按照58同城股價計算,這筆交易總額接近80億美元,溢價超過17%。當時58同城董事會表示,將盡快對此要約進行評估。

私有化要約曝出后,4月3日,58同城CEO姚勁波出質了58同城的運營主體——北京五八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的部分股權,出質股權數額為90.4。

6月15日晚間,在美上市的58同城宣布與QuantumBloom GroupLtd.簽訂合并協議。根據合并協議條款,買方投資財團將以每股普通股28美元現金價格購買58同城所有已發行普通股,總交易估值約為87億美元(折合人民幣約615億元)。

分析人士認為,58同城私有化表面上是多重維度原因的疊加,但更深層次的邏輯則是58同城正尋求轉型。

從58同城今年的動態來看,今年1月,58同城就宣布將組織架構調整為4個前臺事業群,分別為汽車事業群、房產事業群、人力資源及職業教育事業群,和本地服務事業群。3月,58同城宣布與二手車電商平臺優信集團簽訂協議,以1.05億美元的價格收購優信拍業務相關的資產。4月,58同城與58愛房又宣布向重慶房產經紀企業“到家了”投資5億元。

4月13日,58同城進行了一輪高層人事調整,宣布任命董莉、杜瑞璞為58同城的獨立董事,并任命58同城國際業務總裁周浩兼任首席戰略官(CSO),原58同城CSO陳小華卸任,將專注于58到家公司的發展;5月8日,58同城副總裁馮米表示,58同城副總裁馮表示,2020年58同鎮將啟動商業化;9月7日,“58到家”宣布更名為“天鵝到家”,并邀請鄧超為代言人、砸下1億做補貼。

在接連的動作中,不難看出58同城不甘現狀的心思。但一家企業的價值決不能只以其業務布局的廣度來衡量,如何將具體業務做到極致,58同城還需要更多的思考。且在垂直化已成為常態的互聯網體系中,只有深耕細作才能產生更多的價值。

此外,在口碑與價值觀被質疑的情況下之下,如何再次獲得用戶信任,也是擺在58同城面前的一座大山。私有化是58同城來說向舊時代的告別,也是邁入新時代的起點。

  本文來源: 和訊網科技 責任編輯:sinomanager-Qiu
鄭重聲明:經理人網刊發或轉載此信息的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站立場無關。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版權及商務咨詢:[email protected]
杰克手机版 1分快3大小预测器下载 七乐彩玩法说明 河南22选5 北京pk10投注站老平台 福彩排列5玩法说明 江西11选5前三直选遗漏数据 北京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河南福彩快三推荐预测 博彩操控比赛 12231期博彩老头